Confucian Gallery in Sinology Centre of China

来源: 时间:2017-07-04 浏览:391人
项 目 名 称:    国学中心儒学展展陈深化设计及施工
设 计 时 间:    2016年11月
计划完成时间:   2017年11月
主 要 设 计:    黄建成、方伦磊、肖烨、赵同庆、王晓骞、
                 张海棠、刘野、安奕霖、秦晓霞
 
中国国学中心位于北京奥林匹克公园中心文化综合区,与鸟巢、水立方相望,矗立于北京文化的中轴线上。是集研究、展览、教育、国际交流功能于一体的国家级、标志性、开放性的新型公益文化设施。其中儒学展做为国学中心的重点展示项目,介绍了儒家文化2500年的发展历程、主要学说及世界影响,是中国国学中心展览展示的重中之重。
 
 
儒学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是中国人对自己本源文化的认同与坚守,更是有着永恒生命的包容之学。儒学展作为大众走进儒学的学习平台、研究成果的展示平台、弘扬文明的交流平台,对儒学文化的传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展览设计工作重在展示内容与精神思想的一以贯之,寓教于乐,将展示内容与互动体验的完美融合,使受众触景生情,达到展示内容与空间感知的高度切合。
 
 
展厅以中轴对称作为空间的主要形式,将政治与教育两大核心板块排布与展厅中心位置,以儒学的五大观为理论依据对各展块进行合理划分。根据大纲内容与中心思想进行展厅流线布置,第一展厅源远流长部分主要讲述儒学的起源与发展,此外各展厅(成己成人-亲亲仁也-仁政徳声-协和万邦)依次对应了《大学》中的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达到了内容思想与空间形式的高度融合。
 
 
 
 

The Chinese Pavilion at EXPO 2005 Aichi ,Japan

来源:搜狐 时间:2017-06-29 浏览:360人
2005爱知世博会中国馆的主题是“自然、城市、和谐——生活的艺术”,如何用视觉、用符号、用氛围、用手段来表达这一主题呢,这是从一开始接触这个命题就一直困扰我们的问题。
 
 
中国,一个拥有五千多年悠久历史的国家,在人类文明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创造了深邃的思想,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灿烂的文化艺术。特别是在古代,中国文化对亚洲邻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以“天人合一”思想为主线的中国文化至今仍保持了强大的生命力。
 
 
正如中国传统道家思想阐发的那样,“大道载物,生生不息”。由“道”所衍生出的世间万物,亦包括万物之灵的人,无不源于自然。在长期探索自然,改造自然与适应自然的过程中,人们似乎渐渐感悟到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真谛。
 
 
人类文明从古猿人的茹毛饮血到氏族群居、部落、村落、直至城市的出现,经历了漫长的历史时期。城市是生产力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必然产物,它是人们聚集、居住、交易、实现政权政治的场所并由此源生出城市选址、规划、城市的政治、防御、交通功能,以及城市的宗教、艺术、建筑、商贸和所有这些活动的主体—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古时战火虽无数次地毁掉田园、村庄,但每次战乱后,统治都总会在凋弊的城池原址或另择风水宝地筑城建都,以求稳固的统治和社稷的发展。由此我们得出这样的判断;城市,在促进和延续文明的发展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中国文化始终以恬静、和谐为生活的最高境界,人们憧憬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把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奉为终级追求,也就是我们所谓“生活的艺术”。中国人很早就认识到事物的对方统一,认为“祸兮,神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看到了对立的两方面的动态转化,并提出了著名的阴阳说,不但认识矛盾的存在,而且注重化解对立,追求平和的状态。由此可见,“中庸”思想在人们处理现代城市发展与维护自然原有的平衡关系时仍具有借鉴意义。
 
科学技术飞速发展,工业化、信息化、城市化日新月异,现代城市的发展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生活,也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人们在尽情享受城市化带来的舒适,便捷的同时,也遇到了诸如环境、居住、交通、健康以及各种压力等新问题,即我们通常所说的“城市病”。究其根源,人们对城市化的盲目乐观和过分依赖造成城市发展过程中的短视,错误行为,破坏了原有的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城市病”正是自然对我们的一种警示。
 
面对日益威胁城市的沙漠化、环境污染、交通阻塞等诸多问题,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开始冷静下来,重新思考如何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城市在人与自然之间所应扮演的角色等问题“回归自然、尊重自然、天人合一”这些古老而朴实的哲学思想,再度成为我们的生活信条,引导我们走出困境。
 
此次中国馆展出应当自始至终渗透“天人合一”的思想精髓,借助各种简洁,现代的手段进行展示,带领观众从自然—城市—和谐这一主题切入,去探索真正符合人们生存、发展的生活的艺术。这是我们思索中国馆创意定位时得出的结论。
 
 
在以上创意设计定位的基础上,我们找到了设计的突破点,那就是此次世博会中国馆要以全新的概念去诠释中国文化和中国精神,要借助当代的艺术观念和技术手段去实现中国馆的境界,所以:从中国馆的展示空间和视觉穿透力上讲不再是传统观念中的展览。概念和样式,也不采用说教式的被动型展示,而是一种全身心、全方位的感悟,是一个观众可以身临其境,体验和感受中国精神和文化的大型装置艺术品,也可以说是空间艺术场。
 
因此次爱知世博会的所有国家馆均由日本政府按统一模块建造并免费提供,所以中国馆的创意设计和空间受到限制,许多创意之初大胆的设想和概念无法实现,特别是中国馆的外观造型受影响最大,重点的创作任务落到了中国馆内部展示上,当然外观的创意仍然是中国馆整体设计的一部分。所以,中国馆的里外以及整体均是彻悟中国馆主题意念:“自然—城市—和谐—生活的艺术”的载体。
 
理所当然,阳光、空气、水和中国符号成为我们设计的主要元素。
 
孔子曰:仁者爱山,智者乐水。老子也言:上善若水。水在中国文化中成为永恒的艺术符号,成为自由自在的生命欢愉的象征。
 
世博会中国馆的整体设计灵感正是来自于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天人和一、回归自然、尊重自然”的意境。设计师们大胆设想,小心求证,在设计上运用科学的双曲螺线原理构成了一个运动、立体、开放的空间,仿佛荷叶上的一滴露珠在阳光的反射下滴落到静止的湖面,刹那间形成的涟漪被静止、凝固在展馆中,美轮美奂,意味深长,体现无极而太极,生生不息的传统人文哲学。
 
当观众穿行于展馆中,会感到中国文化的无穷魅力,一种由衷的欢喜,一种对自然与空间的感悟!恍如没入天地间的一滴水中,物我两忘。云在青天,随风舒卷;水在天地间,清澄如镜;云动水动,一任自然!心静澄明,心明见性! 
 
 
 
整个展馆彻悟了中国文化的精髓,融中国古代哲学与现代科技于一体,侧重空间的整体组合和序列转换,注重环境气氛的营造,意境含蓄,和谐统一,赋予空间以生命,给予它更深刻的精神意义乃至有关宇宙、自然、社会人文、人生的哲学思考。正如古代哲人庄子所言:天地与我为一,万物与我共生!
 
就像翻开用蓝天、阳光、空气、水、绿色生态植物编织而成的一本精美画册,主展馆的设计我们采用了中国意味的设计理念,以现代的设计手法,努力营造出一种万物欣欣向荣的、人与自然和谐交织的环境。
 
在整体空间架构上,设计师利用仿生学,巧妙的在螺旋状的楼梯中制造出叶片的造型,形成开放的流通空间,观众在静谧中享受空间带来的神秘感。当进入主体造型后,一个动感十足、现代的生命树植物造型豁然映入眼帘。
 
 
 
顶层圆形的艺术造型使阳光倾泻而下,中间流动的空气,地下是潺潺的流水,水幕造型里流动的水墙配合大自然的风声、林声、涛声共同围合起一个“疏影横斜、小桥流水、暗香浮动、万物竞相”的壮观景象,营造一种人与自然亲切的交流与对话的氛围,观众步入其中可以体验到一种回归自然的安详。
 
我们拟通过对灯光的处理来体现白天、黑夜、春、夏、秋、冬的自然景象,周围展示的内容通过衣、食、住、行表现传统的中国人的生活情趣和现代中国人的生活状态与生活艺术,体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生命智慧。
 
在展线的处理上打破常规,不再是静止的二维展线,而用一种活动的三维展线,通过高低起伏的过道,错落有致的坡面,人在其中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观看同一个展示对象,既表达了中国园林空间动静结合、刚柔相济、虚实相间、形散神聚的美学观点,又具有充分的功能特点。
 
整个中国馆被一幅巨型环绕形壁画所包围,壁画的主题为时空文明之旅,力图通过多种材质和声、光、电手段的综合运用,横向表现中国文化的源远流长和博大精深,同时纵向上又体现中国社会的飞速发展与科技水准,真正让天人合一,和谐协调的理念融合在中国社会发展当中,这其中,城市主题得到了很充分的表现。
 
 
整个方案我们还巧妙的利用中国馆的功能需要设计了既能实际使用又有艺术冲击力的功能区间:紫檀书屋(VIP厅)、水晶影厅(电影厅)加上中国馆外观的十二生肖的艺术化处理,使剪纸、皮影和现代造型手段溶为一体,极具中国特色和现代感。
 
 
总之,中国馆设计用现代艺术的表现形式体现古代中国古老文化的内在本质。中国古老文化的精髓与灵魂,丰富多彩的艺术手段的运用支撑起一个宏大的文化殿堂。
 
 
中国馆方案是我们设计创作激情的燃烧!在中国馆方案里,看到的是中国文化影响的不可抗拒!看到的是人们在追求极致的完满中体验生命的欢愉!我们真诚的面对自然,自然也给予我们无穷无尽的想象空间!我们正像荷叶上的一滴露珠,在空中坠落,在平静的湖面中,任我们纵横挥洒!

The Chinese Pavilion at EXPO 2010 Shanghai,China

来源: 时间:2017-06-29 浏览:380人
中国馆展示了绵延不绝的中华智慧。“上善若水”,我们用水来比喻绵延不绝的中华智慧。从第一展区“东方足迹”中《清明上河图》里的“汴河”,到第二展区“寻觅之旅”中的亭台水景,再到第三展区“低碳行动”中的“感悟之泉”,一路激荡人们的思绪,启迪人们探寻未来城市发展之路。
 
 
 
岁月回眸
 
 
一代代中国仁人志士前仆后继,终于在1949年10月1日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一个曾经辉煌、又曾经衰落的文明古国,以崭新姿态登上世界舞台。
 
与时代共进,与世界同行。61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历经一系列重大灾难和严峻挑战的洗礼,中国在改革开放的强国之路上疾行。如今,中国傲然屹立在世界东方。
 
桌上放着搪瓷茶缸和黑色人造革拎包,还有当时的“结婚四大件”:手表、自行车、收音机、缝纫机……中国馆内的“岁月回眸”区域,陈列了1978年、1988年、1998年、2008年四个不同时代普通居民家庭生活场景。展示的是从七八十年代至今城市家庭的实景,三门橱,五斗橱,十四寸黑白小电视,直至豪华沙发,液晶彩电……岁月的回眸无不让参观的人发出阵阵慨叹:时代发展真快!
 
国之瑰宝
 
中国国家馆的又一件镇馆之宝——“秦俑馆一号铜车马”今天正式亮相。在上午举行的揭幕仪式上,上海世博会执委会常务副主任、上海市常务副市长杨雄,陕西省副省长景俊海共同为“一号铜车马”开展剪彩,陕西省文物局局长赵荣,上海世博会事务协调局党委副书记、中国馆党委书记莫负春分别致辞,仪式由中国馆馆长徐沪滨主持。
 
 
秦俑馆铜车马共两乘, 中国馆展出的“一号铜车马”为双轮、单辕、驷马系驾,总重约1040公斤。 为青铜所铸,通体饰有精美彩绘,配有一千多件金银配饰。秦代工匠成功地运用了铸造、焊接、镶嵌、销接、活铰连接、子母扣连接、转轴连接等各种工艺技术,其极端复杂的制作工艺和精准的写实主义造型,不仅具有极高的历史研究价值,同时也反映出中国古代文化艺术的成就,代表着中华文明在两千余年前所达至的高度。
 
 
铜车马曾经尘封地下两千年,破损锈蚀严重,残片多达3000多片。陕西秦俑博物馆的考古工作者和文物专家经过八年研究、保护、修复,1988年两乘车马全部修复完成。二十年来,铜车马驻守陕西临潼兵马俑博物馆,接待了全世界超过五千万的观众前来参观,并以“青铜之冠”的美誉成为当之无愧的国之瑰宝。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秦俑博物馆光为文物包装就进行了近两个月的精心准备。
 
 
中国馆“国之瑰宝”展区为国宝的到来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整个展示空间的灯光和背景都作了精心的设计和布置。另外,考虑到展出期间正值高温和多雨季节,上海和陕西两地的温、湿度有着一定的差异,为避免铜车马“水土不服”,主办方将对展区的温、湿度进行严密的实时监控。 据悉,“一号铜车马”在中国馆的展示将持续到世博会闭幕。铜车马参展世博会是中国文博界和展览界的一件盛事,作为中华五千年灿烂文明的缩影,它将在这个世界文明的盛会上大放异彩。
 
东方足迹
 
 
通过几个风格迥异的展项,重点展示中国城市发展理念中的智慧。其中的多媒体综合展项播放的一部影片,讲述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自强不息的城市化经验、中国人的建设热情和对于未来的期望。国宝级名画《清明上河图》被艺术地再现于展厅中,传达中国古典城市的智慧。搭乘电梯,观众可以直奔49米上层,这是展馆最高、最大的展层,也是核心展示层“东方足迹”,面积达8500平方米。“发展”和“时空转换”为该层的两个核心展示角度。一个超常规的影厅是上层的点睛之处。导演陆川透露,不同于普通的影厅,在这里,主题影片将在不同的空间里同时展现,前、左、右三面大银幕包围着观众。影片时长8分钟,但不同空间放映的累积内容时长则达24分钟,极富视觉冲击力,以汇聚、建设和感悟着手,诗意地展现了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在城市化建设中所作的努力和成就。大气、震撼、现代风格的影片虽短,其内容却仿如一部“微型史诗”。陆川透露,主题电影的制作班底就是《南京!南京!》队,
从创意阶段开始,电影即定调为诗意的展现,因此会有很多超出现实生活的、富有想像力的“奇观”呈现给观众。
影片将给我们展现一种新的人文情怀,震撼但不压抑。陆川认为,对一些历史的诠释可以用一种轻松的、柔性的关注和表现手段,使其更艺术化。
他表示:“影片后期制作复杂程度不亚于影片《魔戒》,将体现目前国内后期制作的最高水平,有许多经过好莱坞大片历练的年轻人加盟。”
 
清明上河图
 
走出影厅,观众马上会被另一件“宝贝”所吸引——放大了数百倍的张择端名作《清明上河图》巨型画卷可以让人细细品味,画中人物还会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呈现在人们眼前。工人们巧夺天工地用灵巧的双手创造出了动画版的《清明上河图》面对 “国宝级”文物的再创作展现,潘公凯表示:“我们要把它做得有趣、好玩,既有意思又有内容,寓教于乐。”
 
《清明上河图》描绘了北宋宣和年间世界上最大的城市汴京(今河南开封)的繁盛热闹,画卷以全景式的构图,细致而真实地记录了城乡、街市、水道间的形形色色。 
 
2002年,《清明上河图》的孤本曾在上海博物馆展出,引来无数观众排队参观,竞相一睹真容。但当时观众只能在1米开外的围栏外远距离眺望而已。这一次,原本5米多长的画卷被放大至128米,走在巨型画卷旁,可以一次看个够。
 
紧接着,观众在前往41米展厅的途中,可以看到意象化的绿色植物将建构出一个梦幻的绿色环境,其中还穿插新老城市人在同一屋檐下和谐相处的影像装置。
 
 
 
除此之外,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如造纸、印刷术等和城市生活发展相关的元素也都将创意地展现在人们的寻寻觅觅中。
 
 
寻觅之旅
 
 
采用轨道游览车,以古今对话的方式让参观者在最短的时间内领略中国城市营建规划的智慧,完成一次充满动感、惊喜和发现的参观体验。
 
结束了49米上层的参观,观众将来到41米的中层,经历动感体验。中层面积3500平方米,被誉为是充满惊喜的“智慧之旅”。
 
 
 
 
 
梦幻的轨道车,是中层的主打项目。
 
边游边看,好似一趟寻觅之旅。黄建成表示,“骑乘”算是一种参观者的特定方式,运用了动态的“流处理”,设计在展馆的41米中层,既是一种惊喜,也是一种参观节奏上的调节,让游客在三个层面的参观过程中有起有伏。
 
约10分钟的“骑乘”旅途中,中国传统城市营建的智慧被展现得淋漓尽致。木结构建筑、拱桥、庭院、园林、斗拱、砖瓦等成为沿途观赏的亮点。
 
潘公凯说道,中国古代的农耕民族文化特点显著,古时候的建筑均以木材为主,功能偏向于生活和居住,并且符合中国的气候特点。这不同于希腊、埃及等其他国家,以石头建筑为主。因此,这种中国式的建筑之旅将很有看头。
 
 
低碳行动
 
聚集以低碳为核心元素的中国未来城市发展,展示中国人如何通过“ 师法自然的现代追求”来应对未来的城市化挑战,为实现全球可持续发展提供“中国式的回答”
 
33米的下层展厅“绽放的城市”,面积约为3400平方米,被赋予了“未来畅想”的功能。
该层的环境设计颇有讲究,以白色为基调的展厅被打造成流线型,配以光影的勾勒,风格简洁、舒展又不失高雅。
 
如果说,前两层是回顾中国城市发展的历史,那么这一层,则是对未来20年发展的展望。在这里,观众可以充分发挥想象力,参与到有趣的互动项目中,一起畅想未来的城市生活。
 
潘公凯表示,下层将会展示中国人如何通过生活的智慧面向未来城市化挑战,为实现全球可持续发展提交一份“中国式的答案”。
 
中国元素不等于传统元素,充满未来感的下层,将中国长安的传统与现代相结合,将东方的内敛与西方的张扬相融合,给参观者提供畅想未来城市的机会,寻找中国的城市未来在哪里。
 
在中国馆“低碳”展区的结尾部分,荷花与水帘组成动人的“感悟之泉”景观,占地达250平方米。水帘上还能显示出“天人合一”、“师法自然”、“和而不同”等成语。参观者不仅可以看到“莲叶何田田”的意境,也可在此进一步感悟中国城市和谐、美好的未来。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师法自然、和而不同,这是中国古人留给后人的‘大智慧’,要解决城市化进程中出现的困难和挑战,需要这些中华智慧充分发挥作用。
 
中国国家馆内,“水的流动”联系了各个展层和展项。在不同的地方,观众会看到形态各异的水,既有真“水”,也有高科技的模拟“水”,还有装置性的抽象“水”,更有您意想不到的“新新水模式”。
 
水,一直是个全球性的话题。2008年西班牙萨拉戈萨世博会即以“水与可持续发展”为主题。城市发展中,水资源早已成为各国探讨的热点。在中国,古有依山傍水的建城之道。人类逐水而居、傍水而聚的习性成就了当今的城市。大城市靠水而生,“水”为人类带来生命之源和重要交通渠道。
 
中国国家馆将“水”元素贯穿始终,既是对东方智慧的一种凝炼,也是一次对全球水资源紧缺问题的呼应,更是展现了人与人、人与环境、城市发展与自然环境之间的和谐。
 
 
斗拱
 
 
 
 

Hunan Museum-- Decalogue with Architect Arata Isozaki

来源: 时间:2017-08-16 浏览:371人

湖南省博物馆展陈设计完成于2010年,建筑所占设计比重60%、景观所占设计比重50%、公共空间所占设计比重35%、展陈空间所占设计比重15%、视觉形象所占设计比重50%、艺术造型所占设计比重30%、创意文化产品所占设计比重25%。博物馆作为文化展示的主要构成,除了传统意义上的收藏,在时代发展促使下逐渐开始向商业展示有所转移。许多以传统收藏为主的老博物馆正在试图改变其阴沉、乏味的形象,成为设计主导、互动且亲近民众的空间。老馆改新,除了保持展品的高质量展陈,也在尝试新的定位和方法,越来越趋向于设计主导、观赏性强的展览和吸引注意力的装置。

 

       中国的博物馆数量,从1868年的第一座震旦博物馆发展到2012年3886座,大部分为各级政府所属,这些数据以平均每年100个左右的速度增长,中国博物馆现状已渐形成以国家级博物馆为龙头,国有博物馆为骨干,民办博物馆为补充的博物馆体系。近十年来,绝大多数省级博物馆都完成了改扩建工程。湖南省博在黄建成教授的主导之下,联合日本建筑大师矶崎新,于中国博物馆崛起的大背景下完成了老馆改新的过程。

    

        通常老馆改新馆,不是将老馆废弃,就是新馆建设在城市新区远离参观民众。湖南省博的新馆是基于老馆之上的改扩建,地址不变,除了外部加建部分,内部展陈依据时代变化,重新归纳了湖湘精神,在原址建筑与周围环境整合上,形成了新一层人文关怀的光辉。

 


 

 

湖南省博物馆项目2017进行时

4月24日下午湖南省博物馆改扩建工程地现场考察

参加人员:

日本建筑大师、湖南省博物馆改扩建工程总建筑设计师:矶崎新

矶崎新上海工作室合伙人、日本一级注册建筑师:胡倩

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副院长、湖南省博物馆改扩建工程室内及展陈总设计师:黄建成

湖南省博物馆馆长:段晓明

湖南省博物馆副馆长:彭卓群

日本建筑设计师:福山博之

BJSD空间设计机构创意总监:何为

BJSD空间设计机构设计总监:陈一鸣

工地视察完毕后,由各方主要工作人员与馆方领导进行的座谈会,主要内容围绕湖南省博物馆改扩建工程深化设计深入研讨。

 

 


 

BJSD长沙工作室举办“构筑呈现”座谈会

 

 

参加人员:

日本建筑大师、湖南省博物馆改扩建工程总建筑设计师:矶崎新

矶崎新上海工作室合伙人、日本一级注册建筑师:胡倩

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副院长、湖南省博物馆改扩建工程室内及展陈总设计师:黄建成

湖南省博物馆改扩建工程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陈建明

湖南省建筑设计研究院、 一级注册结构师、高级工程师:杨晓

BJSD空间设计机构创意总监:何为

BJSD空间设计机构设计总监:陈一鸣

     

座谈会以“构筑呈现”一书为主题,以“策划”—“建筑”—“展陈”—“一体化”构成内容的主线贯穿始终,全⾯介绍与诠释湖南省博物馆新馆的一体化设计。 “构筑呈现”四个字构成时间线索,贯穿起本次座谈的四个组成部分:即构思与策划(构)、 建筑设计(筑)、空间与展示设计(呈)、建成现状与学术评论(现)。 

 

宣传视频
©2017 Copyright www.bjsddesign.com 京ICP备13023123号-1